“乐夏”之火从夏天一直燃烧到冬天
来源:立博-立博手机版-立博体育官网 发布时间:2019-12-21 22:02:12

  年末已至,各种盘点纷至沓来,而若论及2019年最值得回忆的文化现象,《乐队的夏天》的“出圈”,一定位列其中。

  随着爱奇艺这档综艺节目的热播,独立音乐和乐队文化开始进入主流观众视线百度沸点年度关键词,“乐队的夏天”与“流浪地球”“我和我的祖国”“垃圾分类”“中国女排”“996”等热门词汇并列;12月初开启的六场全国巡演,场场出票即售罄。

  我更直接的感触倒不是数据,而是有天突然发现,大街小巷的年轻人,都开始在家哼唱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和《白日梦蓝》,你说《乐夏》的穿透力有多强。

  看到自己渲染苦闷的作品被大众没心没肺地哼唱,我想新裤子和刺猬还是应该开心的。

  而更令许多人开心的是,不同于大多数综艺热度随着收官递减,爱奇艺生起的这股“乐夏”之火,从夏天一直燃烧到冬天,从线上一直燃烧到线下,几乎热乎了一整年。

  其实我相信,在2019年的中国独立音乐圈,不同人怀着各自的傲慢与偏见,对爱奇艺打造的这档现象级的超级网综《乐夏》有着不同的解释空间,但只要你足够公允,就很难怀疑,哪怕是将它投掷到过去30年中国独立音乐的历史长河中,爱奇艺今年夏天的这次赌注,都对中国独立音乐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  我始终觉得,过去二三十年,中国独立音乐一个重要节点,就是2007年创办的摩登天空音乐节,它重塑了国内的音乐节市场和乐队生态,让好乐队依靠演出市场就可以体面生活,让大牌乐队过得相当不错。

  而按照沈黎晖的说法,在《乐夏》诞生前,就整个音乐产业链下游的演出系统而言,大体遵循从Livehouse小型演出系统,到演唱会系统,再到音乐节系统的过渡,而从爱奇艺打造《乐夏》开始,中国乐队生态填补上了综艺的重要一环(此前大家默认二者无法兼容),让业内看到独立音乐还有这样一种可能性。

  这档节目给乐队带来了多大影响?我想你已看过太多例子,采访邀约纷至沓来,演出费用翻了几番,诸如此类。

  但令我印象最深的,倒不是新裤子和痛仰这种“日子本就不错”的大牌乐队,而是九连真人这种“突如其来”的新乐队,它更能凸显《乐夏》的里程碑意义。

  用客家话唱歌的九连真人,在《乐夏》一鸣惊人。我看过“正午”对黄燎原的一篇采访(他经纪过的乐队包括唐朝、何勇、二手玫瑰,现在又加上了九连真人),说内部有人提议能不能让九连真人“憋着直接开工体”——要知道,这里是过去30年每个中国独立音乐人的终极梦想,成立两年的新乐队进工体是一个记录,何况还是三个所谓的小镇青年。

  这个建议被黄燎原否了,是的,“这个记录没有意义”,但读到这段,除了那句“你们赶上好时代了”,我觉得其他解释都是苍白的。

  九连真人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新裤子、痛仰、刺猬、海龟先生、旅行团等本就有着歌迷基础——且足够有趣的乐队。

  “有趣”很重要,为了还原乐队文化,“队大于乐”是爱奇艺为《乐夏》定的大方向。你会发现,即便是在最终播出的剪辑版节目中,也能看到毫无掩饰的吐槽,甚至不太友好的互怼,这在其他被封装地严密精致的综艺节目中很少看到。

  没有被聚光灯抹去“棱角”,拥有鲜明且独特的话语体系,是一支乐队脱颖而出的关键。也是《乐夏》从其他综艺脱颖而出的关键,它让人们再次看到了爱奇艺原创爆款的能力。

  当然,关于这档节目,也有人质疑说,能享受明星待遇的乐队终究是少数,《乐夏》让全国0.1%的乐队看到了未来,但99.9%的乐队依旧贫寒。

  其实在我看来,这本是市场常态——哪个圈层不是这样?这0.1%当然有运气成分,他们也当然不完全是行业里最优秀的(再次重申,《乐队的夏天》不单纯是“选拔”,它本质上是一个展示乐队文化的窗口)。但对于独立音乐这样的圈层市场而言,只有将这0.1%拽至舞台中央,接受聚光笼罩,让更多人了解到中国有一大批玩独立音乐的人,才有可能让市场和大众的余光扫向后面的那99.9%,而他们中间那些原本就光芒万丈的乐队,才会显得更为耀眼。

  综艺让乐队在音乐节和Livehouse外,有了更大的舞台,但在乐队文化的打造上,乐队的“根基”还是在现场。而更像是《乐夏》影响力在线下的延续,第一季六场巡演,场场出票即售罄,且全是在万人场馆级演出。

  事实上,巡演只是爱奇艺围绕“乐夏”IP,联动线上线下打造娱乐消费场景的一部分,除此之外,他们还在不同城市开展了各种线家Livehouse举办线下狂欢趴,让乐队亮相尖叫之夜演唱会、夏日青春漾活动……这一切,都是为了让“乐夏”这个IP更为立体。

  综艺一季播出时间通常只有两三个月,但不难发现,爱奇艺却让《乐夏》从线上走到线下,从夏天走到冬天,将音乐类节目的延展能力和长尾优势做到极致。

  在我看来,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:与其说爱奇艺上线了一档综艺节目,不如说他们重现了一种乐队文化。在2019年夏天,它让一部分大众知道了“玩乐队”这种无需被赋予太对其他意义的生活方式,就像School主理人刘非所言:“希望爱奇艺这个节目播了之后,能让更多的年轻人拿起吉他,拿起贝斯,打起鼓,觉得玩乐队是青春时代能选择的最酷的事。”

  在界面的一篇采访中,赤瞳主理人之一李青说了一句更有趣的话:“白岩松之前在《焦点访谈》上说过,摇滚乐不是洪水猛兽,但是老白一个人说这个事儿可能还没有做《乐队的夏天》这个综艺有用。”

  所以下一个问题就是:更多人借助爱奇艺这档综艺,接触到乐队文化,对中国独立音乐或者说摇滚乐究竟意外着什么?

  首先,以我个人浅见,过去30年,中国摇滚乐其实没那么多“旧”可怀,在很大程度上,94年红磡只是被乐迷和媒体共同塑造的一个神话。文艺青年们频频回眸,意欲追溯,希望沉浸在旧时代的炽烈气息,但只有真正做事的人才知道,现在就是中国独立音乐最好的时代。

  热爱巴黎,憧憬“流动的盛宴”的好莱坞编剧吉尔,意外闯进了自己心目中的“黄金时代”——上世纪20年代的巴黎,并在那里与毕加索的情人阿德里安娜相恋,但他发现阿德里安娜并不喜欢自己的时代,她向往1890年,而当他们穿越到1890年时,高更却说,他们怀念文艺复兴时期的巴黎,那才是他们心中的黄金时代。吉尔忽然明白,所谓黄金时代,终是一场虚幻,因为每代人心中都有一个回不去的黄金时代。

  吉尔最终选择回到现实。而对比94红磡,面孔欧洋(《乐夏》现场唯一参加过94红磡的乐手)觉得现在才是中国摇滚乐最好的时代,现在音乐形式越来越丰富,乐队类型越来越多,Livehouse数量急剧增长,整体市场的环境也在变好。

  这几乎是所有实事求是者的共识,爱奇艺《乐队的夏天》只是再次印证,并且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一点。

  当然,我知道总有人质疑说,属于大众娱乐的综艺,违背了独立音乐和摇滚精神的初衷,但事实上,“摇滚精神”是个很悬的东西,因为无论人还是作品,都是时代的产物,我始终不明白摇滚为什么一定要是愤怒的,中国摇滚被迫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,但新一代乐队可能已经没有特别挣扎的时候,他们只需要做自己,不需要愤怒,更不需要假装愤怒。

  更重要的是,常识是,摇滚乐在国外就是流行音乐。如果你承认乐队文化和摇滚乐本身就是舶来品,如果你承认中国摇滚乐过去太“苦”了,那么我们可以说,爱奇艺这档《乐夏》是试图将乐队文化拽至过去二三十年它本该有的位置上,因为让更好的作品被更多人传唱,才是中国独立音乐应该走的康庄大道。

  号称是“独立音乐编年体”的仙人掌音乐节,有一句我很喜欢的宣传语:“我们不止珍藏情怀的热泪,也想抓住创造未来的机会”。

  业内共识是,中国独立音乐无论在人才储备,还是产业链成熟度等方面,都有待完善,整个行业也在摸索,市场该如何从原来这条狭窄小路,拐到更宽阔的康庄大道上。

  比如,就像耳帝在新裤子在《乐夏》节目中唱完《生活因你而火热》后所言:“也许换一个音乐环境更加成熟且完善的地方,像新裤子这种水准的乐队早已经名利双收。但是这个表演最触动我的地方,是最后彭磊跪倒在舞台上,音乐静了下去,他把话筒指向了簇拥在舞台的观众们,像一个摇滚巨星一样享受着众人瞩目,也许在他一瞬间的恍惚里,几百人的演播厅变成了几万人的体育馆现场,全场大合唱的声音如浪潮般此起彼伏,巨星转身离去的那刻给了一片星光闪耀的灯海一个深情的飞吻。彭磊说,未来可能会是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。”

  我愿意相信这一点。在大多数综艺热度随着收官会快速递减背景下,爱奇艺让《乐夏》火了一整年,且长尾效应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蔓延——而我更愿意相信,“续”上这团火的,也许是中国独立音乐更为炽热的未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